2018
06
12
2655

新版身分證46票獲選惹議 評審聶永真:「言語霸凌」

內政部「身分證明文件再設計」得獎作品「形|SHAPE」,僅以46票扳倒97498票「嶼民在地」,引起網友的質疑。為此,評審聶永真也在臉書回應,並認為網友的攻擊是「言語霸凌」。
   

image source: identityredesign

文/角落的編

由內政部舉行的「身分證明文件再設計」得獎作品昨(6/11)揭曉,由「形|SHAPE」獲得設計獎。但「形|SHAPE」僅以46票扳倒高達97498票的「嶼民在地」獲選設計獎,,網友表示不能接受,撻伐「內定好的嗎?」、「玩假的就對了?」、「是投心酸的嗎?」、「反正民眾說了根本不算~」。


贏得設計獎的「形|SHAPE」在活動網站中被描述為,設計簡潔具高度實行可行度之外,設計手法中性,不置入過多風格,充分構成國民身分證的理想條件。獲得人氣獎的「嶼民在地」的設計理念,定調「在地」、「台灣意識」、「文化」,呈現台灣地圖、地形、蘭花、意象夜景等,將這塊土地的大地氣息賦予卡片上。


「形|SHAPE」與「嶼民在地」兩者除了設計之外,最大的不同在於「形|SHAPE」列「中華民國國民身分證」,「嶼民在地」則列「台灣國民身分證」。這一點在「嶼民在地」的討論串中,也被網友提起「覺得國號的部分可能涉及重大政治問題。」,但也有網友因此而投下一票「只有你敢把台灣寫出來,其他人都畏畏縮縮,所以就投你了。」

image source: 截圖自「身分證明文件再設計

 

然而,在活動結果公布後,「形|SHAPE」以46票贏過97498票的「嶼民在地」引起網友反彈,評審好評的簡潔設計反被網友酸「設計獎的根本白紙黑字而已。沒有設計的叫清爽?背景就等高線叫細膩?沒有主題叫不偏好特定文化?」、「全白的卡貼上大頭照 加上個資,這叫設計?」。

 

image source: 截圖自蘋果日報 台灣

對此,知名設計師也是這次評審之一的聶永真則在臉書PO文回應,「人氣獎不等於是設計上的第一名啊」,並表示:「支持者每天投三票積高前幾個頁面的票選票數,而較後面頁面的作品,在連續多頁的票選疲勞下沒有被看到。」聶永真也指出,「為了確保夠好的設計都能被看見,不會被任何網路投票帶來的bug犧牲,才會有專業評審加入。」

 

對於網友的撻伐,聶永真心疼設計獎得主,認為目前發生的一切對他/她是始料未及的事,「46票不代表可以被蹂躪拿來當成言語霸凌的玩笑。」、「你們知道許多言語霸凌的部分,會讓一個得獎者、創作者的生命與專業價值,從此消沈嗎?而現在這個言語霸凌正在發生。」

image source: 聶永真粉絲團

聶永真臉書PO文全文:

關於身分證Redesign票選結果:

網路票選第一名本來就一定會拿到人氣獎,拿到人氣獎的同時,也當然保障進入最後八選一的最終決選名單之一。意即,人氣獎在當天的最後一刻都有八分之一的機率再多拿到一個設計獎。

但人氣獎不等於是設計上的第一名啊。目前的設計獎得主當初在網路票選的時候只拿了46票。這個殘酷的事實來自於網路票選活動進入中後段時: 1. 很多支持者每天投三票積高了前幾個頁面裡的作品票數 2. 較後面頁面的作品很多在連續多頁的票選疲勞下,在網友還沒翻到他們的作品前,就已經先完全地被犧牲沒被看到了,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會有專業評審機制的原因。

關於身份證上的國名字樣,是最熱烈被討論的部分。

我也想掛「台灣國民」字樣的身分證啊!我超想好嗎,護照、健保卡都是。此次的評審機制完全就是針對身份證再設計的版面去做評選,而非評選國家情感與認同(國家認同是無法透過「評選」來定調的啊!),由於評審只會看設計的部分,這也是整套評選中最需要從頭到尾完全維持理性的最重要規定,所以那八票裡無論國家抬頭的字面如何,都不是決定設計獎的因素。

活動開跑之初官網鼓勵不設限於任何意識形態的認同,每個人可以依循既有或自我認同去wording身份證上的資訊。雖然在中華民國憲法的條文下,很多民間早已認同的字眼戰鬥之路遙遙,但這樣的不設限帶來很好的結果(期間不免各大媒體陸續加入見獵心喜),除了讓內政部接受配偶、父母、性別欄等未來其他格式建立的可能性外,透過這樣的不設限(除了憲法現實面的不可抗力)清楚看到當下一代、對於國家認同及民意的主流趨向,言語之外,我們都看得到。

46票在人氣獎裡當然完全慘輸,但評審機制的加入就是為了確保夠好的設計都能被看見。

以至於網路票選中獲得的46票不代表可以被蹂躪拿來當成言語霸凌的玩笑,這46票可能僅是來自於作者本身沒有火力全開號召親友幫忙催票投票所得到的數字罷了。

你們真的可以非常不爽最終結果非己所願,但請不要冷言冷語地奚落別人的人格與價值、用惡毒的言語蹂躪人家的作品。在票選規則從一開始就已經在網頁中寫清楚的現實情況下,這樣做反而會讓自己變得無可理喻。

所有最後八選一的終選名單裡,除了人氣獎外,沒有任何評審知道他們各自得了幾票。

「嶼民在地」非常的好,我自己完全更喜歡下標字樣的部分,但下標字樣不能在評審的設計評選考量裡。「嶼民在地」跟最終設計獎完全只是些微票數之爭而已,而這個爭,純粹比的是版面的設計安排與符號語意。「嶼民在地」有一個比較可惜的部分是夜光顯影的部分,以臺北101作為影像主體,我們其實覺得代表台灣的影像符號可以有其他的語言、非拘泥區域於明確主流的臺北市或刻板印象裡的觀光識別。

你們知道許多言語霸凌的部分,會讓一個得獎者、創作者的生命與專業價值,從此消沈嗎?而現在這個言語霸凌正在發生。

我很心疼設計獎的得主,目前發生的一切對他/她來說應該始料未及。這些創作者帶著很好的初心投放一己之力於本土的環境,一但這些言語累聚成毀掉他們的強酸,蝕剩成最後的懼怕與沮喪,我們就什麼都沒有了。

民粹是很可怕的東西,不要讓自己成為加害者。

-

一個競賽的結果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有人認同有人拒絕接受,但請不要霸凌人身攻擊得獎者好嗎?

別再浪費生命爬文!熱文榜告訴你每小時網路夯什麼

 臉書熱榜►https://goo.gl/3FtkKq

 論壇熱榜►https://goo.gl/q83kus

 新聞熱榜►https://goo.gl/ugVoTu


加入網路溫度計LINEIG官方帳號,追蹤最即時火熱的網路新聞!





本則時事分析,你覺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