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磨生or尊嚴死?人生終有一別,傅達仁「安樂死」的幾種思考

Images Source: cyolsbs
   

台灣文化環境避諱談死,導致缺乏生死教育,讓安樂死議題不只涉及醫療層面,更多時候還糾結在難解的信仰、倫理與哲學。安樂死的相關議題近年逐漸發酵,高齡化社會讓許多人經歷痛苦長照與臨終離別,親眼見到重症至親的最後一段人生,有許多是經歷種醫療行為與疾病摧殘後的「不成人樣」,對不得好死的擔憂,開始有了「走得尊嚴」的念想。

人究竟有沒有權利決定自己的生死,而我們又有沒有足夠的勇氣去同意身邊的人主動選擇離開?DailyView網路溫度計今天就要透過《KEYPO網路大數據》,看看網友們對安樂死的看法。

2017年10月開始,傅達仁提出安樂死合法化,寫信給總統蔡英文「歹勢,達仁日子不多了」,知名作家瓊瑤也表態支持,11月中傅達仁遠赴瑞士,取得安樂死機構的綠燈護照,在臉書表示自己終於得以善終,卻又因不捨而折返臺灣,使該段時間與「安樂死」相關的聲量筆數激增。

2018年5月,一名澳洲高齡104歲的科學家執行安樂死離世,使得網路聲量再起,5月底傅達仁在家人的陪伴下再次啟程瑞士,並透露將於6月7日進行安樂死,期間還傳出他在瑞士不慎跌倒骨折、暴瘦等消息。

如何放手面對死亡,傅達仁為台灣上的震撼教育

透過探索概念可發現,這一年內網友提到安樂死,大多與傅達仁有關,提倡立法的他希望安樂死合法化,原因是目前的不合法,讓他被迫前往瑞士進行安樂死,從文化層面來看是客死他鄉的遺憾。

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是指通過藥物或機器等,在符合一定條件下,由意識清楚的死亡意願者執行,但法律上沒有「仁慈的殺人」,只要是殺人都是違法,因此現在多用可被認可的「援助性死亡(aid in dying)」或有「尊嚴的死亡(death with dignity)」等詞語替代。

安樂善終、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尊嚴死等詞彙,則全是傅達仁最後的旅程中被提出來討論的相關議題。

傅達仁認為這一生的「仗已打完」,盼能尊嚴死去,並赴瑞士展開安樂死的旅程,也取得「綠燈護照」,中間一度表示自己「其實很想活」而折返台灣,當時所說的「要回家了」因此成為關鍵搜尋,不過傅達仁對於安樂善終的企盼讓他再次啟程,並認為即使客死蘇黎世也無憾。目前訂於2018年6月7日執行安樂死。無論結果為何,傅達仁的經歷已讓台灣的安樂死議題添上一筆實踐紀錄。

本則時事分析,你覺得?
-->

《與神同行2》神味更濃更催淚!解謎最終審判三大強勢看點
噁嘔嘔嘔嘔嘔嘔嘔嘔嘔!世界上最噁的蔬菜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