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11
21
170384
灌籃高手為什麼不畫完?井上雄彥的秘密
《灌籃高手》的結局一向耐人尋味,甚至當年傳出是因為井上雄彥已死的謠言,而直到現在他也並未畫出新的神作究竟為什麼呢?(BY 小編南崁張無忌)
   

image source:豆瓣豆瓣2土豆

任何7.8年級熱愛動漫的人,或者任何喜愛籃球的台灣人,幾乎沒有多少人能夠放過井上雄彥的《灌籃高手》這一部神作

1990年,年僅23歲的作者井上雄彥畫出了大紅大紫的《灌籃高手》,漫畫發行量1.7億冊,創造了日本漫畫史上最高初版發行量、最高卷均發行量的記錄!(這紀錄直到好多年後才被海賊王打破);談起這部神作,小編南崁張無忌更認為如果任何看過這部漫畫的人,沒有給予這部漫畫五顆星只能說他還不懂得:勇氣、理想、熱血、衝動、簡單、純粹等詞匯。

不過想必大家一定很納悶,面對當年如此神作跟神人,《灌籃高手》或者作者井上雄彥似乎最常被提出的問題,便是:

一、《灌籃高手》為何虎頭蛇尾?

二、作者井上雄彥漫畫生涯為何虎頭蛇尾?

這一切背後的秘密我們都要從作者「井上雄彥」的三個秘密說起:

一、井上雄彥的自我要求

如果不了解井上雄彥的人其實有部NHK的紀錄片,可以告訴你答案,就是:漫畫家井上雄彥的創作秘密(プロフェッショナル仕事の流儀第VI期 漫畫家井上雄彥の仕事)。

這部紀錄片裡面交代了井上雄彥個人的問題,就是「古怪的性格」,雖然井上雄彥透過漫畫和動畫已經年少得志、聲名大噪,但骨子裡的井上雄彥卻是個「怪咖」,簡單來說他是個極端自殘的人。

比如井上雄彥的工作日程中每天必去的就是咖啡廳,為什麼要去咖啡館呢?井上的說法是:「因為那是別人的地界,不像在熟悉的環境中容易拖沓」

可是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也沒看到他有絲毫鬆懈啊!,仰頭望天,喃喃自語,處在極度燒腦的創作狀態中,動輒會出現自顧自的發出:「啊~」這種暴躁的嘆氣,稍微覺得不夠滿意,就扔下畫筆和草稿,像小孩子一樣發起脾氣。

這種把自己逼到走投無路的境況是每天的日常,每天都是這樣重復的糾結,不斷燒腦、推倒、重來。

累了就忍不住默默去個打籃球,只有中午打個小盹,等到交稿,已經是半夜兩點了,連續工作16個小時的結果就是——胃痛。

二、反功利化是井上雄彥的特質

井上雄彥雖然在漫畫界有著教父級地位,卻十分的「不市場化」,當年日本漫畫對於體育題材可說是風起雲湧,如:《足球小將翼》、《鬥球兒彈平》等,不過相比之下,兩部漫畫幾乎都是標誌著努力就會勝利的「熱血」,兩部漫畫都最終獲得全國大賽的勝利,《足球小將翼》中的主角更是代表日本隊前進世界盃,而兩部漫畫中各種唬爛誇張的招式更是不在話下。

但是相比下,如果大家記得那張湘北與山王之戰後的經典合照,就會記得灌籃高手在全國大賽的表現可說尬然而止。

畢竟在《灌籃高手》連載的時期,籃球在日本是一項冷門運動(就算現在也不夠熱)。

讓井上雄彥按照套路畫下去,那不是和畫個「中華隊勇奪世界杯」差不多麼?

所以,井上雄彥在市場的誘惑下仍然堅持在全國大賽結束故事。

但出版《周刊少年Jump》的集英社,卻堅持藥不能停,結果可想而知,雙方撕破臉,贊助商亦撤資,導致動畫版《灌籃高手》爛尾。

但是故事沒講完,不過井上雄彥對此有自己的解釋——他認為故事並沒有這麼重要。

好的故事,不在於能扯會編。

在《灌籃高手》漫畫中,湘北因為在前一場比賽中絕殺山王工業後體力透支,最終氣力放盡而被愛和學院擊敗,終結全國大戰之旅。

在比賽的最後部分,井上雄彥沒有用到一句對白。

只有不同的特寫:

傳球,跑位,目光交匯,出手……最後定格在計分板。

所有人都緊張到說不出話來,只剩下心跳聲,無言中把比賽推向最高潮。

沒有大滿貫,沒有走向人生巔峰,湘北打道回府。

不功利的井上雄彥,本來就沒打算講一個偽裝輝煌的故事。

他想說的只是青春熱血和遺憾,至於比賽贏啊輸啊——關我屁事?

而那滾燙的青春,《灌籃高手》已經全給你了。

結束《灌籃高手》連載,井上投入創作更加個性化的《浪客行》,將劍道大師宮本武藏的故事改編成漫畫。

三、井上雄彥的修行之路

井上雄彥《灌籃高手》之後的道路,看上去更像是在修行,他選擇的這條苦修之路,也許讓他遠離了大眾,但也讓他更接近自己。

井上雄彥有個常被提及的金句——「我覺得專業就是指,不斷向上的人」。

少年得志的他,或許是在漫畫創作中早就探到了天花板,他才轉而在別處尋找繼續向上的空間。

2004年,為答謝《灌籃高手》發行量破億,井上雄彥在一所廢棄學校裡,用粉筆分別在23塊黑板上,畫下了《灌籃高手》的最終篇——《十日後》。

現場構思,落筆基本不需要修改,引來無數漫迷的圍觀。

本來這個學校就類似《灌籃高手》的高中校園,還有各種回憶襲來——黑板角落寫著「目標:全國製霸」、「缺席:櫻木」、「值日:赤木晴子」....

作畫間隙,井上還和粉絲到熟悉的球場裡打友誼賽,粉絲們簡直都要哭了好嗎!

更值得哭的,是三天后,畫作居然被井上給一!一!擦!去!

就像是藏傳佛教中的壇城沙畫,用五色彩沙繪製極其複雜的圖案,它需要精進修學的喇嘛們,歷時近月的合作才能完成,也許井上雄彥根本不是虎頭蛇尾——從未改變,只是他仍在修行。

本則時事分析,你覺得?
網路爆紅
2017 / 07 / 25
中國小鮮肉吳亦凡全都輸!網友最愛台灣新生代男神報到!
中國小鮮肉吳亦凡全都輸!網友最愛台灣新生代男神…
2017 / 07 / 25
王心凌私密床照兩年前就曾流出?姚元浩認了「是我拍的!」
王心凌私密床照兩年前就曾流出?姚元浩認了「是我…
2017 / 07 / 27
網友最愛節目主持人風雲榜登場!亞洲舞王羅志祥不敵亞洲統神張嘉航!
網友最愛節目主持人風雲榜登場!亞洲舞王羅志祥不…